2020年06月01日星期一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管理
            中国网络作家网
网站首页 网上书城 书讯快闻 诗苑漫步 散文随记 作家风采
小说天地 E网情深 资深点评 签约作品 作家访谈 投稿出版
在线交流 关于我们 给我留言   
小说天地 » 女人不是老虎

女人不是老虎

一帘幽梦 2013-08-03 21:59发表
阅读次数 816
            “相公,别心软,她真的不是人,而是一只斑斓猛虎,您可要擦亮眼睛啊!”胡媚儿拉着梁馨的手,眼中含着泪,再三请求着。梁馨微皱眉头,看着爱妾的一双美目,不知如何是好。

        胡媚儿进自己的家门还不到两个月,梁馨就被她的妩媚深深吸引了。他把她当成心肝宝贝一样疼着,可她并不满足,不时在他耳边说着怜儿的坏话。起初,他并没有在意,直到有一天,胡媚儿拿来了一张白色的虎皮,他才将信将疑,想起了和怜儿的不期而遇。那是四年前一个冬日的傍晚,梁馨走在回家的途中。突然,他听到了一阵呻吟声,声音虽然不算大,却清晰地传到了他的耳中。莫非有人受伤?他向四处张望,看到离他不远的一棵大树下,躺着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很快来到了白衣女子的面前。他倒吸了一口冷气,发现她的额头中了一箭,脸色苍白,已经奄奄一息。他使劲抱起她,口中喊着:“姑娘,醒醒,快醒醒。”好久,才见姑娘睁开了双眼,她见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中,脸不由得红了,努力挣扎着,想离开梁馨的怀抱,不料再次晕倒。梁馨没有多想,抱起她往家中走去。

        雪大路滑,好不容易才回到自己的家。“娘,快开门,快开门!”梁馨气喘吁吁地拍打着门环。“馨儿,别急,别急!”很快,门就被打开了,老人家看到儿子抱着一个受伤的女子,大吃一惊:“孩子,天色这样晚了,你怎么带回来一个这样的女子?万一……”“救人要紧!娘,快去拿些创伤膏来。”梁馨打断母亲的话,几步跨进自己的房间,轻轻把白衣女子放在自己的床上。

        他本是一名习武之人,平时也难免受伤,家中常备些治疗跌打损伤的药膏。他咬紧牙关,狠狠心,一下子拔掉了女子额头的箭。鲜血顺着箭头溅出,他身上的衣服被染红了一片。他轻轻把药膏涂到女子的伤口处,有把一粒药丸放进女子的口中。许久后,女子才慢慢醒来。告诉他,她叫怜儿,本是一名富家之女,因家庭突发变故,想投靠亲友,不想在山间迷路,被猎人误打,晕倒在树下,多亏他救了自己一命。

        因怜儿无依无靠,就暂住在梁馨的家中养伤。梁馨家中只有他和老母二人,照顾怜儿的重担就一下子压在了他的肩上。梁馨谢绝了亲朋好友的劝告,一心盼着怜儿早点儿康复。怜儿呢,也特别喜欢梁馨守候在自己的身旁。日久生情,怜儿从梁馨的眼神中看出他对自己的深爱,也不由得暗生情愫。两个年轻人很快就坠入情网,母亲曾经劝过儿子,怜儿身份不明,担心娶了她会给儿子带来不幸。可梁馨已经打定主意,母亲也只好顺从儿子,选择了一个吉日,让怜儿和梁馨成亲。

        成亲后,怜儿在家侍奉着婆母,操持着家务,成了村中人人称赞的好媳妇。一年后,怜儿为梁馨生下了儿子,取名为肖虎,小名虎子,一家人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

        常言说得好“人无百日好,花无百日红。”生育后的怜儿皮肤不像从前那样娇嫩了,她的心思全都放在了儿子身上,再也不像原来那样梳妆打扮了。梁馨想和怜儿谈谈心,怜儿却常常因为儿子哭闹而拒绝了他。慢慢的,梁馨回家的时间越来越短。他经常和朋友们在一起习武,累了就去酒馆边饮酒边听小曲。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认识了一个风尘女子胡媚儿。她迷人的双眼一下子勾走了他的心,他忘记了曾经向怜儿许下的诺言,拜倒在胡媚儿的石榴裙下。

        他不顾母亲的训斥和怜儿的苦苦哀求,把胡媚儿娶回了自己的家。怜儿的心被撕裂了,她没有想到自己曾经的爱就这样付之东流,她欲哭而无泪,只能默默承受着。她只想着养大自己的儿子,将来让儿子考取功名,不想和胡媚儿争什么名分。可她的忍让换来的却是梁馨对她的一次次伤害和背叛,他再也不是从前精心呵护自己的亲人,而变得那样冷酷无情。怜儿不知偷偷哭过多少次,为了孩子,为了这个家,她再次选择了忍让。

        怜儿错了,她的忍让没有拯救她,却把他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一天深夜,她在为儿子换洗衣服时,无意中看到窗前闪过一个狐狸的身影。她把门锁住,悄悄跟在狐狸的身后。没有想到那只狐狸却进了梁馨的房间,她瞪大了双眼,看着它摇身一变,成了美丽的胡媚儿。她惊呆了,好半天才从梦中醒来。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望着熟睡的儿子,泪水一下子涌出。她想起了自己,想起了自己为了报答梁馨的救命之恩,把修行了几百年的道行抛之脑后,嫁他为妻,他却被一个狐狸精迷住了,再也不把自己放在心上。可这个狐狸精是真的爱他吗?会不会害了他?怜儿再也无法入眠,拿定主意,等天亮后一定告诉梁馨真相。

        等天亮后,怜儿抱着儿子来到婆母房间,告诉婆母自己看到的一切。谁知婆母冷冷一笑:“怜儿啊,你什么时候学会嚼舌头了?胡媚儿长得美,你也不能这样说她啊!别说梁馨,我也不相信啊!”怜儿只好回到自己的房间。她不想再争什么,想把一切埋在心中。

        但她错了,胡媚儿从婆母的口中知道了怜儿已经看穿了自己。她想除掉怜儿,因此不停地在梁馨耳边说怜儿的坏话。并想办法从怜儿的房间找出了那张白虎皮,交到了梁馨的手中。“相公,她真的是一只白虎,专门吃人的白虎。你一定要请法师做法,这样,他才会现原形,不然,我们一家人就被她害死了。”

        梁馨害怕了,真的去请了一位法师。当法师拿着宝剑刺来时,怜儿的心都碎了,她心灰意冷,没有躲闪,剑穿心而过,她一下子倒在了血泊之中,脸色是那样苍白。梁馨傻了,怜儿分明就是一个女人啊!怎么会是虎精呢?他的心好痛好痛,把怜儿抱在怀中,泪水滴落在怜儿的胸前。“相公,怜儿真的是一只修行百年的白虎,只为报答相公的救命之恩,毫无害人之意。怜儿走后,你一定要把我们的儿子抚养成人。相公,当心胡媚儿,她才是……”话没有说完,怜儿就闭上了双眼。

        “怜儿,我的怜儿!”梁馨痛哭流涕,胡媚儿看到怜儿已经死去,得意地哈哈大笑,却忘记了自己原本就是狐狸精。法师看到胡媚儿的狐狸尾巴,心中充满了悔恨。他举起手中的剑,一下子刺在胡媚儿的身上。胡媚儿惨叫一声,倒地而亡,马上变成了一只狐狸,尖尖的嘴,长长的毛,样子十分难看。梁馨看着怀中的怜儿和地上的狐狸,仰天长叹:“梁馨啊梁馨,你真的是瞎了眼啊!好好的女人不爱,却恋上了一个害人的狐狸精,真是造孽啊!”
  

2012-04-18  20:24评论(已有0条)转发(已转0次)阅读全文  0

目前共0 条评论
我要评论
您现在是匿名评论        登陆       注册
性别:

注册成为本站用户
便可任意更换头像
评价
当前心情

评论内容
  500字以内, 双击计算长度
 



点击表情图即可在内容中加入相应的表情 (一次最多限用10个):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
相关热点推荐
男人和女人(一)
懂得沉淀,是另一种风情
旷世“囧”缘
心里与心理
【嵌辞小小说】断肠人在
少将军殿下
那次错接的电话(原创中
蝶恋杀第一篇——命苦人
万世尘封(原创长篇网络
款款一夏(喜欢小清新的
男人和女人(三)
我的梦想
款款一夏
少将军殿下
爱落红尘
《一半是淑女,一半是妖
感情犯
曾几何时,血蝶随落红飞
失恋
男人和女人(二)
大漠说英雄
风花烟尘
红灯下的山茶花(雪菲的
这,少年情
一枚硬币(原创小小说)
款款一夏(喜欢小清新的
失恋
那年,少年
换性英镑:多情妖魅
女人不是老虎
项链
[原创](书信体小说)

中国网络作家网
官方QQ群:161870366

Copyright © 2011-2015 www.cgdy.nev.cn & www.yuhou.cn All Rights Reserved.